濒死之吻:上市公司与破产重整
作者:    发布于:2016-05-03 11:12:54    文字:【】【】【
摘要:濒死之吻:上市公司与破产重整

濒死之吻:上市公司与破产重整

原标题:上市公司企业重整概述

在我国的第一部破产法“试行”了20年之后,备受社会关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新《破产法》)经过12年的起草和审议后,终于破茧而出,于200761日开始施行。相对旧破产法律制度,新法的化蛹成蝶创造了制度的诸多创新,其最大亮点莫过于企业重整制度的创建。

 

企业重整制度可以概括为对陷入债务困境的企业经其利害关系人申请,在法院的主导下利用破产法所规定的救济措施使其在清偿债务的同时重新获得经营能力的制度。此项制度的设立,被誉为我国破产立法目标、破产法律观念、破产法律功能上的一次革命,使我国破产法不仅是一部市场退出法、死亡法和淘汰法,更是一部企业更生法、恢复生机法和拯救法 ,因而对我国破产立法的完善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也早有专家预言:重整制度可以说是中国新破产法最重要的一个制度引进。重整制度的这种重要性现在大家还不一定能意识到,我相信,随着破产法施行的深入,它会愈加彰显的

 

一年多以来的司法实践确实表明,上述评价绝非谬赞。自新《破产法》实施伊始,众多国内陷入困境的大型企业,尤其是因连续亏损而面临退市风险的上市公司纷纷选择了企业重整这条途径作为拯救企业的不二法门。截至目前,已经完成或正在进行破产重整的上市公司共有15家,其中,S*ST北亚、*ST长岭、S*ST星美、*ST华源、*ST九发、S*ST鑫安、*ST兰宝、*ST宝硕的破产重整计划均已获法院批准,进入了实施阶段;*ST帝贤B*ST北生已被法院裁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但尚未披露破产重整计划;S*ST海纳、ST沧化的破产重整计划已基本执行完成,但是后续的资产重组尚未完毕;本所律师担任法律顾问的ST天颐及ST华龙皆已完成了重整并已获批恢复了股票交易,S*ST天发的重整计划也已执行完毕,其恢复上市的申请正由深圳交易所进行审核。

 

上市公司重整潮真实反映了现实经济生活对企业重整制度的迫切需求,而诸多重整成功的案例也在实务中印证了破产法所理应具有的实现社会资源优化配置,进而提高社会生产力的强大功效。

 

适应市场的一种必然司法康复措施

——重整制度的发展过程及国内挽救上市公司的实践历程回顾

 

从历史上考察破产重整制度乃萌生于1920世纪之交,并在20世纪30年代得到长足的发展。受经济效应和制度认同的影响,破产法由早期仅侧重于对债权人公平清偿的单一作用逐步衍生出了对社会经济主体进行优胜劣汰以及对社会资源进行科学分配等重要功能,即出现了以破产和解及破产重整为代表的预防破产及挽救陷入困境中的企业的内容,并得以最早明确规定在1978年美国破产法第11章中。

 

我国虽在1986年即已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试行)》(以下简称:《破产法(试行)》),且在其中设立了和解整顿一章,但在其后的二十余年司法实践中,破产预防及企业挽救的法律观念并未得以贯彻,并且由于特定的经济环境及国家政策的影响,《破产法(试行)》只简单扮演了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破产清算工具的角色,尤其是在地方利益的驱动与干预下,《破产法(试行)》甚至一度沦为了地方企业逃费国家金融机构债权的工具。“假破产、真逃债”几成一句流行语。破产法也在人们的心目中深深地烙上了恶法的印记。现代破产法所应具有的预防破产、优化社会资源的功效基本没有得到体现。尽管在个别案例中专家们利用先进破产制度与前沿观念进行企业拯救的尝试偶尔也取得成效,破产保护却始终未作为一种正式制度在广度和深度上得以推行。和解制度程序使命上的固有障碍及整顿的行政干预色彩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明晰化和尖锐化,与整体化、社会化、规模化的现代经济新的要求一起成为了本质上更优越、更富生命力的制度创新的直接动因,在先驱们成功实践经验的启迪下,破产重整制度终于应运而生,至此,破产企业尤其是濒危上市公司才真正迎来了东山再起的春天。

 

回顾我国上市公司的拯救工作,大致可以总结为以如下三个案例为代表的不同历史阶段:

 

第一阶段,郑百文重组,实务操作领先法律制度的尝试。

 

郑州百文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600898,以下简称:郑百文)系我国最早上市的商业企业之一,其在上市之初也曾创造过辉煌的经营业绩,但由于管理及体制方面的原因,至2000年其已经严重资不抵债,负债总额高达23亿元,有效资产仅约为5亿元。2000年初,持有其债权达20亿元的最大债权人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其破产还债,但郑州中院以材料不全为由未予受理,关闭了经过司法程序拯救郑百文的大门。后在证券监管部门及证券交易所的支持配合下,郑百文依照专业中介服务机构所设计的方案开始了自我重组活动。该方案的核心内容为:最大债权人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向重组方山东三联集团以3亿元的价格转让约15亿的债权;三联集团豁免郑百文该等债务并向郑百文另行注入约4亿元的优质资产,以使其符合产生盈利及每股净资产达到1元以上的恢复上市的硬性标准;做为对价,所有郑百文的原有股东无偿将其持有的50%的股份过户给重组方山东三联集团。经过三年左右的努力,上述重组方案基本得以实现。20037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审核同意了郑百文的恢复上市申请,郑百文成功获得了再生。

 

郑百文的重组在我国的上市公司拯救史中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其积极的探索意义已超越了重组,郑百文重组方案中综合运用了债务豁免、资产剥离、资产注入、股权让渡等资本运作手段,是对企业重整法律制度的经典运用。遗憾的是当时我国还处在《破产法(试行)》阶段,当时法律框架内作为破产预防的和解整顿制度无法涵盖以上内容,人民法院出于各种考虑拒绝立案也情有可原。因此,有学者将郑百文的重组总结为“政府大力推动和法院不作为的共同结果 ”,可将其归类为美国破产中所规定的“法院外整理”。由于无司法程序的保障,以上重组方案只能以合同及股东会决议等方式来执行,实现过程充满了艰辛及争议,例如尽管绝大多数股东赞同让渡50%的股份以换来多方共赢的重组方案,但极少数持反对意见的股东还是成为了此次重组中的唯一的不和谐音符,并一度引起了证券界、法律界和媒体广泛参与关于其合法性的的激烈争论。因此郑百文模式不可能作为了一个依法可行的模式来进行推广。尽管如此,郑百文的成功挽救仍极大触动了国内众多法律专家的神经,纷纷开始撰文论述建立我国企业重整制度的重要性。因此作为实务操作领先法律制度的郑百文案,对我国企业重整制度的建立产生了极大的催生作用,功不可没。

 

第二阶段,圣方科技破产和解,充满艰险的华山之路。

 

由于郑百文模式没有固定的司法程序作为保障,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而无法仿效,国内中介服务机构无奈之下开始探索利用《破产法(试行)》中的和解整顿制度来对上市公司进行庭内债务和解的重组工作。这其中成功的案例有吉林纸业破产和解案与圣方科技破产和解案等。

 

圣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0620,以下简称:圣方科技)前身为牡丹江石油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曾经是牡丹江市的纳税大户,后因在重组过程遭遇经济诈骗而陷入经营困境。至2006年公司的实际债务高达8.57亿元,有效资产约为1.2亿元,已经严重资不抵债。

 

为挽救圣方科技,牡丹江市政府聘请了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担当圣方科技的重组专项法律顾问。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为圣方科技设计了利用破产和解化解债务,再行进行圣方科技重组的方案。2006年初,牡丹江市的三个债权人向牡丹江中级人法院提出圣方科技破产还债的申请。2006317日,最高人民法院责成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圣方科技破产一案。进入破产程序后,以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多名律师为核心的企业监管组认真审核了债权,提出了以出售炼油厂的1.2亿元现金支付债权人20%的债权,其余80%的债务转移到牡丹江市政府成立的森森林业公司的和解方案。经过努力争取和积极沟通,该方案赢得了371户债权人的理解和支持。2006630日,圣方科技债权人会议以98%的赞成票比例通过了和解方案,破产程序宣告终止。这样,圣方科技公司成为零资产、零负债的净壳,为战略投资者注入新的资产、实现上市公司的保壳重生创造了基础条件。

 

圣方科技破产和解操作过程中,最大的难点在于和解方案能否在债权人会议中得以通过。和解制度的一大特点是当事人意思自治,司法机构不能以任何方式加以干涉。如果和解方案在债权人会议中不能获得债权人数的一半以上、代表债权金额的三分之二以上的赞成通过,和解方案将无法生效,圣方科技将最终走向破产清算。因此,在圣方科技破产立案后至债权人会议召开的三个多月时间内,重组工作人员的最主要工作即为与债权人逐个进行沟通谈判,牡丹江市政府还专门成立了承担剩余债务的森森林业公司来承接剩余债务,才最终取得了绝大多数债权人的支持。

 

第三阶段,天颐科技企业重整,法律制度引导下的多方共赢。

 

天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600703,以下简称:天颐科技)原隶属湖北天发集团,因受整个集团资金链断裂的影响而陷入困境。至2006年底天颐科技负债总额约8亿元,有效资产不足1亿元。因天颐科技经营活动早已停顿,至20074月因连续三年亏损而被上海证券交易所责令暂停上市。

 

为化解整个天发集团的危机,依照湖北省人民政府的要求,荆州市人民政府成立了以市核心领导担纲的天发风险处置领导小组,并聘请了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担任专项法律顾问,明确提出了确保集团下属的二家上市公司不退市的首要目标。

 

考虑到天颐科技债务沉重,不化解巨额债务便无法引进重组方进行有效重组的现状,结合200761日新《破产法》中的企业重整制度即将实行的有利条件,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为天颐科技设计了以破产重整为核心的重组方案。20077月,荆州市商业银行依法向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对天颐科技进行司法重整的申请。在获得湖北省人民政府、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及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复后,2007813日,荆州中院依法裁定受理了天颐科技重整。立案后,荆州中院指定由荆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等单位组成天颐科技清算组,并由清算组担任上市公司重整的管理人。自2007816日至917日,管理人主持了天颐科技的债权申报工作,进一步核实了上市公司的负债状况,同时聘请会计事务所对天颐科技进行审计和评估,得出了公司准确的资产价值,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了天颐科技公平偿债的重整计划。2007918日,荆州中院主持召开了天颐科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会上管理人提交了天颐科技重整计划草案。2007109日,管理人召开了天颐科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会议分为职工债权组、税收债权组、普通债权人组、担保债权人组、出资人组五组,并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了分组表决。其中职工债权组、税收债权组、出资人组通过和重整计划,但普通债权人组、担保债权人组因为部分银行债权人以无权豁免债务为由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而致使重整方案未能达到法定的债权金额比例而未获通过。

 

根据新《破产法》的规定,在符合法定条件的前提下,人民法院综合各种社会利益的均衡保护,在债权人利益已经得到公平保护的前提下,可以在部分表决组未通过重整计划的情况下依法裁定批准重整计划。鉴于天颐科技的重整计划的公平性及其重组再生对荆州市及湖北省的重要经济作用和社会作用,管理人向荆州中院申请批准该重整计划草案的执行。荆州中院于20071011日作出〔2007〕鄂荆中民破字第14-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了天颐科技重整计划。

 

重整计划得到批准后,依该计划天颐科技重组方福建三安电子集团依法受让了原天发集团持有的天颐科技的控股股权,并向上市公司捐赠了3300万元用以提高债权人清偿比例,又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将其所有的优质高科技光电子产业资产装入了天颐科技,保证了天颐科技的持续经营及盈利能力;另一重组方海南椰岛股份有限公司承接了天颐科技原主业资产并承诺继续做强做大,并以每股1元的价格收购了公司原小额非流通股东的600万股份;税收债权人依法在湖北省人民政府可以减免的范围减免了部分税收债权;天颐科技的原全部资产以公开拍卖的方式处置所得约为1亿元;职工得以全员安置;抵押债权人的抵押权迅速实现;普通债权人也获得了远高于破产清算的11%的债权清偿。

 

200878,经上海证券交易所批准,天颐科技公司股票恢复了上市交易。至此,天颐科技成为新《破产法》实施后首例利用企业重整制度化解债务进而达到资产重组、恢复企业持续经营能力并恢复股票交易的上市公司。

 

纵观天颐科技的重整过程,作为主导方的荆州市政府成功地将一个濒于死亡的上市公司救活并引进了更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为地方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增长点;作为重组方的三安集团不仅通过将其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为自己搭建了一个更高的发展平台,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也将为其带来巨大的资本收益;作为债权人的各银行迅捷而且以更高的比例获得了清偿;企业职工的安置费用全部得以解决并随主业的恢复全部落实了就业;数万名流通股股东更因公司重组成功复牌上市而获得了巨大的投资收益。因此,天颐科技的企业重整,充分实现了公平公正、多方共赢的的最佳目标,充分展示了企业重整法律制度的优越性,为其后正在进行的多家上市公司的重整工作创造了一个优秀的典范。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5-2017 四川现金网清算服务有限公司 蜀ICP备16013378号 网站管理